容我在海里翻个身.....嗯?刚刚好像溅到人了.....
天雷:R18+
啊请不要说期待会怕(• ▽ •;)
欢迎私信(⁰▿⁰)

        冰冷的箭头贴上了后颈处。

  

  「这次是我赢了,格瑞!」

  

  他垂下眼帘。

  

  「不,是我赢了。」

  

  闪着寒芒的利刃指向眼前之人的胸膛,斩去那向金刺去的黑色箭头。

  

  那人歪了歪头,跳动的腥红眼瞳中浮出一丝扭曲的笑意。


#

和奈安聊天时想到的,如果说金克制格瑞,那么格瑞会克制黑金,然后黑金克制金

三种存在某种意义上紧密相连....(?)

Q:哪句话让你记住了整本小说?

没有建不成的荒城,只有回不去的荒原。

     「或许,还有一艘船能用。」

  

  格瑞将卡在一起的石块移开,看到了被土尘盖住的金属表面,他伸手一抹,毫不意外地看见亮光从金的透蓝瞳孔中跃出。

  

  「哇!格瑞!这不是你的......?」金兴奋的指着飞船表面那磨损严重的图案,那独属于守望一族的族纹。他点点头,打算继续动手清理石头,却发现金迅速地将堆在船边的障碍物全清理干净,还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以前我明明记得它才这么大~」金张开双臂挥出一个圈,「现在竟然这么大了!」他又挥了个更大的圈。

  

  「我改良了一下,将它扩大了,可以有多点空间。」...

past (2)

-有私设

-上部:(1)


        格瑞没有想过,事隔多年后他能再次拥有踏入守望族密室的机会。那被元力环重重环绕的能量球正淡然地散发出柔光,微风带着空虚之意在身侧游走,虽离得远,但压迫感仍然存在。根根耸立的石柱在他眼前迅速的向后退却,为他明确地指引着方向,斑驳的光影自石缝间穿梭,在寂静中落下,又被他抛在身后。

  

  他很想找到点证据,微不足道的也无所谓,只要能证明这里只是他胡思乱想之时所构造出的世界便足以。在幻景中感受到痛楚并不算很罕见,他自己也亲身体验过一次,可看到能量球的一瞬间...

past(1)

-私设


        不记得是谁先打开这个话题了。

  

  格瑞努力地回想,却发现困难得像是在透过一层云雾查看四周的动态那般,思维僵硬异常,如同以慢镜头动作在屏幕上播放一连串的影像。这并不妨碍记忆的继续推进,可翻找过后毫无收获,他干脆放弃。

  

  在前线消灭其中一个神使的残党后,他们迅速找了个隐蔽地方休息,大伙们呆在洞穴里头整理物资补充资源,几乎所有人都精疲力尽地呆坐在营火边,只是机械式地把水和食物塞进嘴里。格瑞听到了惨叫--总有那么几个人放空吃饭时不小心咬中自己。...

【现代向】梦中海

-8k+

-真•标题叫我在写什么东西


1.

  

  最近沿海附近有研究人员发现了疑似新型生物的踪影,亦有多件目击报告。根据附近的一户渔民表示,偶然能看到它靠近码头周围,但大多数的目击地点都在太平洋中心区域,目前仍未清楚是否会对人类产生攻击性。以下是有关该生物的各类照片......

  

  将网页往后一拉,各种以超远距离拍摄出的小黄点或是模糊不清的鱼身便洋洋洒洒地沾了网尾的一大部分。格瑞忍住直接往退出键按下的冲动,继续尝试在这五花八门的混乱当中找出几张有着些许参考价值的作品。

  

  咔嚓。

  

  鼠标巧妙地停在了其中一张照片上,除去旁边那些...

  烈斩:........我简直是铁生勝利组。

  

  烈斩:有谁像我那样??被高人慧眼识才,从块大铁板改造成这样威风凛凛的模样,还当了主角!每天都有人精心打理我我谁!!

  

  烈斩:我简直是威尽天下四面八方强无敌手!

  

  导演:啊全剧终了想吃点好的。就吃个户外版的自制铁板烧吧。

  

  众员工:可是外面在下雨啊?

  

  导演(一拍手):那你们下楼去买些菜肉,我把那刀洗洗弄掉颜料,你们弄个架子和煤炭来,咱们来个烈斩烧吧!

  

  烈斩: .................................

  

  导演(数月前):啊记得...

【原作向】立碑者

1.

  

  「想加入採矿队?!先过我这关再说!」

  

  你的话才刚吐出来,父亲就气得差点没跳了起来,几乎从来没有听过的高分贝怒吼从他嘴里逃命似的冲了出来,他伸手拍了一下,整张破破烂烂的饭桌和它那被恶补过的底座顿时颤抖了起来,差点儿没当场就宣告罢工扬长而去。

  

  你无视掉怒气冲冲的他,继续默不作声往嘴里扒拉着米饭粒。说实话,一点味道都没有。即使你家已经是这星球上的有钱人,桌上的食物仍旧是如此的令人难以下咽,尽管家家户户都在吃这种东西。

  

  你家是这星球最富有的存在。

  

  对,你们就是那传说中有钱到可以买得起门口附近那片小到只能...

【特工向】回响

-〔绝响〕的前续+后续

      他早早就起来了,摇摇晃晃地按下了桌上的老旧闹钟。它正努力地扯开喉咙大喊大叫着,努力地将全屋所有人从睡梦之中拉起来,像有什么事十万火急那样,需要大家赶快起来帮忙。

 

  瘦骨嶙峋的手继续在桌上左摸右碰,尝试找到那陪伴他多年的老花眼镜,年纪大了,昏黃的老眼若是失去了眼镜的帮助,根本没法看清身边的事物。一轻一沉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他感觉到自己被人小心翼翼地扶了起来,眼镜也细心地为他载好。他接过送到自己跟前的杯,喝了一大口水才逐渐回过神来,身体也渐渐回暖了起来。

 

  辛苦您...

【特工向】绝响



  雨下得很大,犹如炮弹般狠狠击打在街道上,溅起漫天的水花。空气中充斥着厚重的湿气以及雨天时特有的泥土腥味,道路上的水潭抓紧了过路人的脚步,让那寒气逐渐渗入骨髓之中,无声地拖慢他们的步伐。

        平时柔和的月光此刻隐去了身影,与满天星斗一同暗藏起来,让整座城市如同被黑暗所吞没了般,只有在残破路灯的昏光之下,眼前阴沉的景物才能勉强映入眸中。

  这并不是一个适合外出的夜晚。

  可他现在就在这鬼天气下跑着,拼命地向着眼前的出口狂奔而去。狭窄的小巷里杂物繁多,空间有限,他不得不将手上提着的金属箱放在...

© 深海鲸歌 | Powered by LOFTER